分吃“奶酪”張浩/漫畫
   南陽市檢察機關領導會診民政領域職務犯罪特點和規律
  民政福利這塊“奶酪”近年來成為腐敗分子垂涎、覬覦的目標。
  今年5月以來,河南省南陽市檢察機關針對全市民政領域開展專項預防調查,重點調查了“五保”供養補助(對喪失勞動能力和生活沒有依靠的老、弱、孤、寡、殘的農民實行保吃、保穿、保住、保醫、保葬的一種社會救助制度)、城鄉低保供養、孤兒基本生活補助、軍人優待撫恤補助等四個方面資金落實情況,從中發現縣民政局、鄉鎮民政所等單位,在資金審批、撥付、使用中存在諸多漏洞,造成近3000萬元的專項資金被濫用或損失。“犯罪分子在一個較長周期里隱蔽作案,對民政福利資金蠶食分解,就像蒼蠅一點一點、多次貪食‘奶酪’,直至案發。”南陽市檢察院副檢察長張科表示,“我們通過深入調查研究,發現和解決問題,為當地黨委、政府就民政系統加強制度完善,合理堵塞漏洞,科學監督管理提出了意見和建議,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
  四大特征
  “蒼蠅”吞食“奶酪”
  在辦案過程中,檢察官發現“蒼蠅式”腐敗表現出四大特征:
  職小權重,易被忽視。“蒼蠅”吞食“奶酪”犯罪主體多為案發單位的一般工作人員,多數並不具有領導職務,從其地位和所從事的工作內容上看當屬權力未端,但卻掌控著對幾十人或上百“特定對象”的民政福利大權。
  2013年至今,南陽市檢察機關已立案偵查的極具代表性的“蒼蠅”式腐敗案件25件32人。其中,涉及縣(市)民政局科股領導、鄉鎮民政所所長、民政所財會、敬老院院長、村會計(兼管“五保”後勤工作)、民政所辦事員等6類人員。“與大貪相比,‘小人物’身份普通,且往往在同一崗位上工作時間較長,容易因不被關註而脫離監管,有實施犯罪行為的可乘之機。”南陽市檢察院預防職務犯罪局局長李學鋒說。
  多次實施犯罪行為,作案周期長。新野縣檢察院預防局局長楊曉告訴筆者,“蒼蠅”式腐敗犯罪嫌疑人的作案周期往往較長,一般作案時間跨度達3至5年,甚至10年以上,用相同的手段多次實施犯罪行為。
  2014年6月初,楊曉在農村摸排調查時,接到群眾舉報,前高廟鄉A村村會計高某利用兼管村民福利資金職務之便,自2010年以來,把上級每年撥到該村“五保”大院賬戶上的集中供養款38826元,按分散供養標準發給相關五保戶14849.6元,從中“截留”23976.4元。
  案中還有他案。唐河縣檢察院檢察長閆興中告訴筆者:“‘五保’供養資金必須用於特定對象吃、穿、住、醫、葬五個方面。但我們在調查中發現,個別鄉鎮政府不僅不能及時足額撥付民政辦公經費和各敬老院相關經費,甚至還存在虛報冒領、非法占用集中供養資金現象。”
  在對唐河縣老城鄉民政所進行調查時檢察官發現,2009年5月至2014年,唐河縣老城鄉副鄉長、紀委書記柴某利用其主管老城鄉民政工作的職務之便,伙同本鄉民政所原所長楊某、會計郭某等人,通過每年虛報集中供養人數,冒領供養金等手段,將其中的10.7萬元共同貪污。幾年下來,柴某分贓9.1萬元,楊某分贓6000元,郭某分贓1萬元。
  利用管理漏洞,套取資金數量驚人。近年來,國家不斷提高優撫補助標準,並按照最初統計的優撫人數,每年核減去死亡的優撫對象人數,逐級撥付至鄉鎮。淅川縣檢察院
  預防局負責人高惠芳說:“一些鄉鎮普遍沒有按照要求及時上報甚至故意隱瞞死亡的優撫對象人數,致使全縣6個鄉鎮5年間共套取該項國家優撫資金210萬元。”
  今年7月,經淅川縣檢察機關對全縣17個鄉鎮(街道)民政所優恤金等發放名冊信息及公安戶政信息比對和實地走訪發現,該縣民政局優撫股原股長周某自2009年以來,對全縣各鄉鎮民政所每年上報的已死亡應取消人員名單,全縣所有在鄉複員軍人死亡、在世情況等未盡職責進行全面細緻地核查,導致全縣17個鄉鎮共瞞報已死亡在鄉殘疾軍人、複員軍人70餘人次,套取國家資金210多萬元,涉嫌玩忽職守犯罪。
  從已查處的多起貪污受賄、瀆職案件中可發現,少數鄉鎮民政所工作人員因沒有經過專業培訓、對民政福利政策不清出現專項資金配套“不到位”、敬老院管理不規範、事實孤兒“零享受”等特征明顯,且呈增多趨勢。
  “蒼蠅”搗鬼,低保變味。“因為與‘蒼蠅’沾親帶故,有些低保變成了實際上的‘土豪保’、‘事故保’、‘維穩保’等,涉案數額較小,少則一兩千元,多則十幾萬元。”南召縣檢察院預防局局長李小為表示。
  截至2013年底,南召縣共有2.45萬餘人享受農村低保。該院實地調查發現,其中有一小部分村民不應該享受卻享受了低保,這部分人家住小洋樓、使用高檔家電甚至擁有家庭小汽車,居然享受低保待遇,成了事實上的“土豪保”。筆者進一步瞭解發現,為穩定化解某國道占地村民的上訪問題,該縣有關部門對這部分不管其是否符合低保條件的人員,統一納入低保範圍,而這就是所謂的“維穩保”。例如,2013年皇后鄉北召店村民韓某在該鄉機關辦公樓跳樓自殺,為安撫死者家屬,經協調,縣民政部門從優撫對象生活補助、醫療救助資金中撥出11.23萬元,救災救濟款中撥出5萬元,共支付給死者家屬16.23萬元,以“事故保”息事寧人。
  五個不到位
  致“奶酪”流失
  調查顯示,導致民政福利“奶酪”流失有五個不到位:
  廉政教育不到位,導致違法違紀現象時有發生。上級民政部門對基層從事民政福利機構人員的業務培訓和對民政福利機構的資金管理、使用等方面指導、培訓不到位,是導致基層福利機構服務能力不強、補助資金大量截留挪用的一個重要原因。
  8月12日,唐河縣檢察院預防局局長狄付坤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少數民政幹部長期忽視法制廉政教育,造成了政治上頹廢、法紀上淡漠。”該縣有16個鄉鎮民政所都存在套取國家專項資金用於部門享受開支的行為,這種現象不能不令人深思。
  民政資金撥付不到位,“蒼蠅”鋌而走險。李小為介紹說,在所調查該縣4個鄉鎮當中,由於部分鄉鎮財政困難,只有雲陽鎮敬老院的工作人員工資是由鎮政府單列支付,其他3個鄉鎮工作人員工資支出都是由集中供養資金保證,4個鄉鎮對敬老院建設資金基本上無投入。調查顯示,新野縣福利院(救助站)2009年至2013年共接收資金103萬元,其中來源於縣財政的僅有7萬元。
  民政資金髮放制度不到位,存在暗箱操作空間。今年7月上旬,淅川縣檢察院在對5年來全縣累計撥付1241萬餘元的殘疾軍人撫恤金、複員軍人定補金管理、支付情況檢查時發現,該縣民政局優撫股在優撫資金髮放過程中,僅憑鄉鎮民政所上報人數即予認可而不加以核實、不予向受助群眾公示、不與有關職能部門通報,失去應有的嚴肅性和嚴謹性。
  資料顯示,2009年以來,南陽市某縣各鄉鎮共瞞報已死亡殘疾軍人、鄉複員軍人53人次,套取國家資金130餘萬元。西峽縣荊關鄉民政所工作人員閆某在任職期間因慢作為、不作為,在退伍軍人優撫資金髮放中不認真核實,造成了78萬元被濫用。
  人員管理體制沒理順、財務管理不到位。新野縣檢察院預防局局長楊曉介紹說,鄉鎮民政部門受當地政府和上級民政部門雙重領導,“業務垂直”而“人事不垂直”,這就導致基層民政所尤其是所長,出現上級管不了、鄉鎮沒法管的脫節現象。有些鄉鎮的民政部門只有一兩名工作人員,民政款物的管理、出賬、報賬都是一人操作,往往自己說了算。
  監管脫節、懲處不到位。在實際工作中,財政部門不直接管理業務開展情況,難以發現資金管理使用中的違紀違規問題,而民政部門與財政部門缺乏溝通,導致出現管理脫節,為違規挪用專項資金提供了滋生土壤。
  多名專業人士建議,進一步建立健全民政福利機構資金管理工作聯動機制,各級紀檢、檢察、審計、財政、民政等多部門通力協作,進一步完善教育、制度、監管等體系,從源頭上遏制非法套取、騙取特定對象專項資金。
  高惠芳認為,開展民政領域專項預防調查活動,公檢法各部門需統一認識,將因嚴重失職導致國家資金大量濫用、嚴重損害乾群關係、損害特定對象合法權益的行為認定為玩忽職守犯罪予以處罰。
  南陽市委書記穆為民表示:“政府需要給予基層民政部門更有力的支持,加強各部門協作,提高基層民政部門工作人員的待遇,完善各類制度,減少基層民政部門工作人員走上犯罪。”  (原標題:是誰動了民政福利的“奶酪”)
創作者介紹

Little

eh12ehrs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